航运解决之道或需要产业链经营

  • 日期:11-19
  • 点击:(1205)


原标题:航运解决方案可能需要产业链管理

在2019年国际航运大会上,中远船务集团董事长许立荣表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航运业一直处于持续压力之下,至今已有十年。航运业自己的解决方案也许是更基本的问题。 与新技术、产能优化和商业模式创新相比,许立荣认为“产业链管理”的解决方案可能更具驱动力和基础性。

一方面,它是由“全球经济和贸易”驱动的 许立荣指出,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深化将工业发展推向了深度一体化阶段。工业、企业和技术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产业链全球化已成为一种普遍趋势。 世贸组织2019年报告指出,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贸易是由全球价值链产生的。 另一方面,国际贸易结构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 在过去的30年里,中间产品在商品贸易中的比重从30%上升到70%以上,这表明世界上主要的贸易产品不再能够由单一国家或地区的单一企业生产和交易,而必须通过产业链中所有节点的合作来完成。

世界格局的不确定性需要一起解决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连续五个季度下调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就航运而言,同一“经济增量”带来的“航运增量”呈下降趋势。航运需求增长率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之比从2010年的1.8降至2018年的0.7,涉及整个产业链,需要共同应对。

许立荣认为产业链的管理也有“产业内部提升” 结合贸易格局的新变化,航运服务在全球化和区域化贸易之间的运输中需要有“灵活性”。根据物流模式的端到端需求,航运服务需要提供“便利”,并在整个过程中得到解决。为了满足客户对一揽子金融、保险和法律服务的需求,航运服务必须“一体化” 单个企业很难独立完成这些服务升级。 第二是消化过剩的需要 目前,未来两年,全球干散货和油轮的利用率约为85%,集装箱船的利用率约为80%,集装箱港口的利用率约为70%。活跃造船厂的数量从十年前的大约1000个急剧下降到350个。 “如何加强股票市场的合作?过去,松散的企业联系不能有效地传导供求关系,导致市场调节机制失灵。产业链管理模式只是一种补救措施。 许立荣表示,随着产业分工的深化和交叉,“节点企业”之间的不平衡将影响彼此的发展 例如,成本是不平衡的。目前,为了达到国际海事组织(IMO)的硫限量,船东需要面对每吨约200美元的燃料成本,或者一次投资数百万美元安装脱硫塔。另一个例子是利润不均。统计显示,过去46个季度,班轮行业的平均营运利润率仅为-1.8%,而过去10个季度仅为0.6%。产业链管理也是克服这些不平衡发展问题的有效途径。

目前,产业链管理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大、智能、移动和云等新技术带来了新的商业机会,同时提高了供应链效率。 技术研究公司ReportLinker预测,供应链中人工智能的市场规模将从2018年的7.3亿美元增加到2025年的100亿美元。 开拓产业边界的技术手段 例如,区块链技术为航运相关方提供了新的合作模式和信任建立机制,也为提高供应链数据的可视化和可预测性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他指出,技术正变得有可能将一切联系起来。 大规模的业务可以在网络平台上完成,大规模的设备可以连接到物联网,大规模的数据可以传输到“云”数据中心,甚至海上航行的船只也包括在“船网”中 因此,无论是从航运的内外环境还是从新技术的推广来看,产业链的深度合作都是大势所趋。

然而,“路径建设是产业链管理的关键”,许立荣说,就合作共赢的理念达成共识并不是一个难题,但如何将其付诸行动才是关键。 金融危机以来,业界同仁共同努力,深化航运与货运、航运与航运、生产一体化等领域的合作,在修复市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仍然没有足够的有效途径,这些途径不够坚实,不够长。每个节点企业都有必要改变其模式并反映其深度。

(责任编辑:DF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