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经济 我国经济系统至关重要的增长动力

  • 日期:10-09
  • 点击:(1418)


?

核心观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家潘鹤麟认为,私营经济是中国经济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他地区也应吸取前任地区的经验,在民营企业发展,民营经济发展中全面贯彻就职典礼秘书长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指出的“两个坚定不移”和“三个不变”的指导方针。加强国家富民的努力。在道路上创造更多辉煌的成就。

几天前,作为专家组,作者参加了“新时代民营经济与高质量发展”网络主题宣传活动。对浙江,福建,广东,江苏等地的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进行了调查研究,并与地方政府职能部门和民营企业家进行了深入交流。作者深深感到,私营经济是中国经济体系的重要增长动力。

蓬勃发展的私营经济改变了许多地区的经济状况。在1980年代,浙江省仍然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省,GDP仅为124亿元。它是绍兴的纺织品,海宁皮革,漳州的领带,永康的五金等。在中国起步的民营企业品牌使浙江摆脱了贫困。如今,浙江在2018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已达到1亿元人民币。浙江省的GDP从124亿元人民币跃升至1亿元人民币,是一个巨大的飞跃。私营经济无疑是最大的贡献者。

福建省也是如此,这也取决于民营企业的繁荣。目前,福建省生产总值的70%,税收的70%,科研成果的70%和就业的80%是由私营企业创造的。民营企业是支撑福建发展的重要力量。

广东还是大型私营经济。私营经济占该省GDP的50%以上,约占投资的60%,占创新的70%以上,占新增就业岗位的80%以上,占市场的95%以上。主体。据官方统计,2018年广东省生产总值达到9.73万亿元,这意味着民营经济创造了超过4.8万亿元的GDP。

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强调,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巩固和发展经济的公共部门,不要动摇鼓励,支持和指导经济的非公共部门的发展;我们必须支持私营企业的发展,并激发各种市场参与者的活力;优质,高效,公平和可持续发展。

从经济学理论的角度看,任何经济都是有机系统,而私营经济从以下三个系统性方面为经济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

首先,就制度来源动态而言,私营经济是制度改革的触发因素。

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看,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历史是制度变迁的历史。民营企业的快速发展促进了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计划经济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同时,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也丰富了中国的产权制度,激发了人民的公共企业家精神和对创新的热情。

美国着名经济学家诺斯提出了“制度决定论”,并认为该制度是经济增长的根本来源。这类似于中国目前的高层“顶层设计”。该系统具有牵引作用,将引导社会主体和资源的合理流动,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

第二,私营经济是创新驱动力的支柱。

民营企业往往具有产权结构清晰、企业管理高效、利润动机强烈等特征,他们受到的外界约束较少,在利益最大化动机的推动下,有着更强烈的意愿和更好的条件从事企业创新研发。以浙江省和福建省为例,民营企业贡献的科研成果占据了地区总科研成果的60%以上。而在广东民营经济座谈会上,有关部门介绍,广东民营经济的创新成果占到70%以上。

经济学家熊彼特将“创新”看作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之一,经济增长理论中也将创新作为影响社会全要素生产率的重要因素,而全要素生产率的上升将会提升劳动力、资本等其他资源的生产效率,从而促进社会经济发展。

除此之外,民营经济的发展也有助于优化政府职能,更好地发挥政府经济社会发展推动力的作用。

民营经济的发展需要以民营企业为主导,以市场竞争体系为核心,不健全的市场机制和不恰当的政府干预都将影响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为了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政府也在不断地优化职能,将工作重心放在维护公平有效的市场制度,而减少对市场交易的直接干预。

如果说制度是方向盘,指引经济体的前进,创新是发动机,推动经济体的增长,那么政府就是汽车的其他机械部件,支撑发动机达到最佳效果。政府的最大作用就是通过一些行政手段来给企业建立起更好的生产环境,让创新动力和制度动力得以被最大程度地激发。

综上所述,笔者以为,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系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正是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造就了浙江、福建、广东、江苏等地区的经济腾飞。其他地区也应当借鉴先发地区的经验,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指出的“两个毫不动摇”、“三个没有变”方针,在发展民营经济、致力强国富民的道路上创造出更加辉煌的成就。

(责任编辑:李嘉玲)